非遺傳承人李碩

 

  清晨,北京市通州區宋莊藝術區的巧工坊裏早早便傳出節奏清晰的敲擊聲,這代表著非物質文化遺産錫雕技藝項目代表性傳承人——李碩又開始了一天的工作,因爲2019年9月舉行的宋莊藝術節和之後上海展覽展出的100件展品,足以讓他不敢懈怠。

 

  ▲ 工作室里陈列着李硕收藏的各种锡器,不仅供自己学习研究,也成为和同行交流的媒介

 

  ▲ 李硕把镶嵌、大漆等传统工艺运用到锡器的创作中,使作品更加丰富,更具“中国味”。

 

   李硕祖籍山东,1975年生人,祖辈靠锔瓷的手艺闯关东来到了黑龙江,按他的话说,因为祖辈都是手艺人,老天也赐给他一双巧手,“可能是这个原因吧,后来我到三江美术学院上学就学习了雕塑,一干就是20多年,那时候都是替别人做一些‘行活儿’,作品不能参加评选、展览,只是谋生的手段。后来自己又陆续开过画廊、经营过国画,闲时雕刻个玛瑙、锔瓷,凡是和雕塑有关的我都喜欢弄弄。”李硕随着年龄的增大,慢慢地意识到之前做的雕塑都是给别人作嫁衣,除了经济收入并没有给自己留下作品,“于是我就开始寻求突破。这期间,通过各种学习、试探,逐渐唤醒自己对金属的痴迷,就想在金属上下下功夫。后来就发现‘锡’是个好东西。就开始自己买锡板、锡锭进行创作。”

 

  ▲ 展示厅后面就是李硕的加工车间,里面堆满工具、材料和半成品,不大的地方承载着他的希望。

 

  ▲ 李硕以前围绕雕塑进行的各种学习、创作,都成为如今锡雕的基础和源泉。


  由于常年從事雕塑,李碩對于器皿的造型、金屬的鍛打都沒問題。但是他始終覺得自己的作品缺少精神,顯得蒼白無力。2016年,中國唯一錫工藝大師賴慶國走進了李碩視野。“最初知道賴老師是在網上,後來通過各種渠道有了賴老師的電話,但是自己沒敢打,琢磨來琢磨去,就加了個微信。結果怎麽留言就是不回,後來知道是賴老師太忙。那時候差不多有一年時間,經常給賴老師發微信,把自己的求學經曆、家事、想拜師的想法都說了。可能是真誠打動了老師,有一天賴老師回微信說‘(拜師)此事最好面說’,我當即訂機票,次日晚飛到雲南個舊。到了個舊的第四天才見到賴慶國老師。”
  一見面,李碩把自己的作品一一呈上。第二天,賴老師安排李碩到他的車間並對他說:“車間裏的所有人都是你的師父。”“機會擺在了面前,我得讓賴老師看看我能不能成爲他的徒弟,在車間20來天,憑自己的技術我得到了所有人的認可。”

 

  ▲ 李硕一年用锡100公斤左右,作品不超过百件。一件作品锻打至少万次以上。李硕采用的锡加入了微量的铜、锑,在保证锡的较高纯度的同时增加了锻打延展性。


  2018年李碩獲得工藝師職稱,2019年獲批中國非物質文化遺産錫雕技藝項目代表性傳承人。但是社會對于錫器的不認可成爲李碩最大的困擾。  “中國的制錫工藝早在商周時期已相當成熟。錫有無毒、不鏽、防潮、耐酸堿等優點,質地軟,熔點低,易于加工,所以錫器向來都與民衆的日常生活保持著密切聯系,也是中國乃至世界一門獨特的工藝,有三百多年的曆史,隨著傳統市場的沒落,漸漸失傳。所以我在工作室開設了體驗課,希望更多的人能夠了解錫、了解錫文化,這樣才能傳承。”

 

  ▲ 锡雕体验课吸引了很多喜欢传统手工艺的城市白领,甚至有来此组织团建活动的。

 

來源:北京晚報 作者:程功
责任编辑:赵晨蕊 白延龙

 

 

點擊此處,观看中央电视台科教频道系列节目《我奋斗 我幸福》

講述锔瓷人李碩的奮鬥故事